您现在的位置: 无锡市天一实验学校>> 教工之家>> 工会活动>>正文内容

工会活动

天一实验的“最美阅读者”

        在2017年 锡山区教育系统首批“最美阅读者”评选中,我校刘明磊、陈志平老师获得区教育系统首批“最美阅读者”荣誉称号,刘明磊老师作为区“最美阅读者”代表在区教育局教师节庆祝表彰大会上进行 《阅读,遇见更喜欢的自己》的阅读经历、故事、体验分享。他们是热爱阅读、引领阅读的实践者、推行者、指导者,他们用阅读促进师生成长,他们用阅读推动学校“书香校园”的建设。

 

阅读分享

阅读,遇见更喜欢的自己

刘明磊

        常言说,开卷有益,每个阅读者都有自己的体会和感受。我对阅读的理解与清代文学家王国维的读书三境界不谋而合。

        他说,读书的第一个境界是这样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个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读书的第三境界。”

        怎么能达到这三个境界呢?我觉得就是要做到三多,那就是多读书,多思考,多分享。

        要达到第一个境界“望尽天涯路。”就是要多读书。我想问问在座的朋友,大家一年可以看多少本书呢?10本,20本,30本……100本?有的老师可能会说,100本,怎么可能读这么多,我想告诉大家,方法对了,是可能做到的,我每年可以学习150本书以上。大家可能在想,怎么做到的?平时哪里来那么多的时间看书。其实我也是在学习了时间管理的方法以后,找到了高效阅读的法宝——我把它称为“正餐+点心”模式。

        所谓我的“正餐”,就是和一日三顿吃饭一样,有三个固定的看书时间。第一个时间是上午,我处理完重要紧急的工作后,中饭前会留出15-20分钟时间,读一些教育类书籍,第二个时间是傍晚,孩子在做作业,我就坐在旁边看书,作个榜样;第三个时间就是睡觉前,就和孩子一起看半小时左右的书。这样三个固定的看书时间,帮助我养成了阅读习惯,但阅读的量是有限的。

        所以要加点心,这点心又是什么呢?就是利用碎片时间听书。每天,虽然我们工作很忙,但还是有很多零碎的时间的,如上下班路上,中午休息的时候,做家务的时候,这些碎片时间里,我就用手机APP听书,我喜欢听樊登讲书,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樊登读书会的会员,每周六讲一本书,一年可以得到50本书的精华解读。还有一个我喜欢的是 “得到”APP,特点是每天只要用10多分钟就能听一本书的讲解,其他如喜马拉雅、荔枝微课,酷我听说,大家可能更熟悉一点。这些APP里面的书包罗万象,选择很多,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碎片时间,来终身学习。这“点心”能时时补充能量,最重要的是自己每天能够坚持听。

        我就用这样正餐+点心的高效阅读法,让自己多看书,因此,这几年我的阅读量很大,阅读范围也广了,自己的收获也当然大了。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阅读的第二个境界。

        我觉得要达到这个境界,就是要多思考。好书一定要精读,曾经,我也让一本本好书消得人憔悴。我记得,那是2015年的一天,我在朋友圈看见无锡正面管教机构在组织公益读书会,要求每天阅读《正面管教》一章节、每天写一篇读书笔记,21天读完,还有每周线上线下的读书交流。看到这个信息,当时我想几个人一起学习,能互相督促,互相交流,挺美,一激动,报了名,交了500元的承诺金。头二天,兴致勃勃,划重点,做摘抄,写笔记忙得不亦乐乎。但一星期下来,真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想打退堂鼓,但看到团队其他人凌晨1点有发读书笔记的,而且也舍不得自己500大洋被没收,于是,便运用时间管理的方法,重要的事情提前做,前一天晚上读完,当天一早就写好笔记。我清楚的记得,在写正面管教读书笔记,第15天的那天早上,当我在键盘上敲出书中的一个观点:犯错是学习的大好机会,我第一反应是这个观点错了吧。生活中,无论是老师、家长,都不大允许孩子犯错的,犯错是要挨批的。再想一想,我明白了,学习本身,正是因为不会,不懂,会出错,才要学。我记得当天上午第三节课上,在和学生探讨生命意义的话题,一个问题下去,大家不愿意举手,当时我就在课堂上大声的告诉学生们:“犯错是学习的大好机会,别怕,大声的说出你们的观点。自己的想法就是最有价值的。”学生听了,胆子大了,举手的多了。当时觉得,能把书上所学,说给学生听,让他们改变,真好。21天,虽然写读书笔记有点痛苦,但每天读书、写笔记、反思成了习惯。我觉得这样抱团阅读,学以致用,很有收获,后来在2015年,16年,用同样的方式精读了《十几岁孩子的正面管教》和《教室里的正面管教》等书,累计读书笔记近10万字。

        多读书,更要多思考,我觉得我阅读又高了一个境界。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阅读的第三个境界又是什么呢?我觉得是要多分享。我希望,我能把阅读这种的美好体验,分享给周围的人。

        首先我想到了我的学生。2014年我开设了论语社团,现在我带初一年级,课上前5分钟,和学生一起进行《能量朗读》。

        我是一个老师,也是一个小学生的妈妈。我想到如果能让更多家长,带着孩子一起看书,是多么美好的事啊!于是,做一个公益阅读推广人,成了我心中的梦想。

        记得2012年11月份,我加入了文星读书会,一群年轻人,固定时间内一起看同一本书,线下交流分享,收获挺多。2013年,我毛遂自荐,作为文星读书会的主讲人,在无锡青少年活动中心,组织开展了一次关于《窗边的小豆豆》的读书会。2014年起我受邀成为无锡童舟阅读公益联盟、文星学堂等公益组织的阅读推广人,志愿者老师。周末、寒暑假,我就带女儿一起,走进青少年活动中心、少儿悦读e站,金匮里、山北等社区和孩子们一起讲绘本,做活动。做老师的,都有这样的体验,当一群可爱的孩子围着你,很认真的听你讲,一起开心地笑,热情地拥抱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年轻了20岁,那一刻真的非常的美好,非常的开心。

        但是这样线下活动,参与的人数有限。我想把阅读推广这个梦做得大些,再大些。2014年年底,我和两位志同道合的老师一起用三年时间组建了近千人的童乐公益父母微学堂,目前有一个QQ群,两个的微信群。我们的理念是:父母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所以我们童乐只做专注做一件事情,就是定期转播公益亲子教育、阅读指导,文学大咖的微课。像童话作家梅子涵老师,《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作者尹建莉老师,国学大师于丹老师的微课都曾经转播过。每次看见有家长在群里说,觉得家庭教育有问题,自己需要学习成长,有的家长说,听了微课后,用学到的方法引导,孩子现在喜欢看书了,我由衷感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希望这个小小的平台,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受益。

        多读书,多思考,多分享,我经历了读书的这三个境界,让我遇到了更喜欢的自己。我愿意一生与书为伴,把读书和公益阅读推广进行到底!

 

 

阅读故事

文本资料,岂能“百度”了之

——关于新媒介阅读的一桩小事

陈志平

       本来,端坐书房,傍一盏灯,潜心阅读,早已习惯。后来有了电脑,有了网络,有了电子书,不几年,竟然也习惯了。有人说,传统媒介阅读是一种深度阅读,而网络阅读、电子文本阅读(这两个概念有交叉的)则是一种“浅阅读”,这个观点,我不敢苟同。

        深浅阅读,与媒介应该没有关系。一本大书,匆匆浏览,当然是浅阅读;网络阅读或电子文本,翻来覆去研讨,自然是深阅读,而且,网络的便捷、开放,几乎无所不能,对于那些善于深阅读的人来说,恐怕只会比传统的深阅读更深入吧。

        又有人说,传统文本,错误较少,也说不定,这要看出版社,要看编辑的责任心。超文本、电子书,也有录入校对上花了功夫的,再说,相当多的电子书,是把纸质图书扫描成图片,然后制作成PFD格式的,错误率与纸质图书相比,更没有丝毫差异了。

我的新媒介阅读如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至今有二十多年了,其间的故事,那可是一箩筐一箩筐的,这里,限于篇幅,只说一个很小的事情。

        现在的搜索引擎众多,起初,印象里只有一个百度,后来,百度名气越来越大,所以大家在阅读过程中,有问题总喜欢上网问“度娘”。问题是“度娘”也是众多的网友供养着的,网友积极性有高有低,责任心有大有小,水平也参差不齐,但一旦编辑成了百科词条,好像就天然地取得了某种权威性,大家几乎约定俗成,张口就来:“不信,你查查百度。”或者:“不清楚,就问问度娘。”百度词条上的内容被各种超文本引用,更是如恒河沙数!问题的关键是,第一个错了,也就是百度上错了,网络上其他地方一样错误重复出现,可谓遍地开花。所以,对百度条目的及时完善就变得非常重要。

         有一次,我在一本关于明清诗歌的电子书上看到一首诗,名字是《粤秀峰晚望同黄香石诸子(二首)》(其一),作者是谭敬昭。诗就四句:

        江上青山山外红,远帆片片点归艭。横空老鹤南飞云,带得钟声到海幢。

        粗粗一看,第一句“山外红”好像讲不通,可手头没有方便查勘的纸质资料,便上网查询,先查“百度”,三字无误;再看查找出来的其他很多很多页面,无一例外,也都是这三个字。

      “莫非文本无误,是我理解不够?”我心里想。虽这样想,但一整天,心里还是堵着这三个字!终于,回到家中,迫不及待地上了楼,打开书橱,抽出《元明清诗鉴赏辞典(清、近代)》(上海辞书出版社)这本书,查看目录,有这首诗,翻到P1375,果然错了(心里不禁有点不得意),三个字中的最后一个字应该是“江”,而不是“红”,理解成“江”,就顺当了!或许是形似造成的第一人录入错误。

        绝不能以讹传讹,于是立即登录百度,对条目进行修改,一天后,审查通过。现在查这个条目的版本历史,还能看到这样的说明:“这是本词条的历史版本,由tyzxczp于2011-03-22 08:05:46贡献。”

        其实,好多词条,比如“邂逅”“苏轼徙知徐州“膻中”“孟德传”“ 山行留客你方唱罢我登场”“ 伍子胥父诛于楚”“ 春暮西园”“”于园”等等,都留下了我参与编辑的印迹。

        这样的工作,既养成了自己一丝不苟的阅读习惯,也给其他网友带来了便捷,还提高了百度的权威。一个工作,带来三个作用,想想还是蛮快乐的。